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craft

Charles Burns at rear of shoe shop in work apron,  c. 1945

你提到的创造力就是连到我说的craft和劳动的符号性。如果你想像我们每个人职业,在赚钱以外(我们把工作等于收入的价值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大问题),职业也就是本来是你学习过的专业、技能、和在你脑子和身体里熟悉做的东西。其实一个“爱好”(你想像 这个词多么好)就是我们应该生活当中去做的东西。

你后面提到多元化性跟围裙的关系我觉得很有意思——问题就是怎么通过围裙表达这些变化呢?这个是我们的一个目标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